当前位置 > 首页 > 图片频道 > 幻灯图集
  习仲勋逝世11周年祭:一辈子没犯过“左”的错误
|1981年春,习仲勋在中南海。大约是胡耀邦去职后的一个晚上,正在散步的习仲勋突然转过头来对同伴秦川说:“我这个人呀,一辈子没整过人,一辈子没犯‘左’的错误。”图为2011年清明节陕西富平习仲勋陵。(来源:东方网综合)[!--empirenews.page--]|对于上纲上线、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政治运动,习仲勋并不缺少直接碰撞的体验。在漫长的政治生涯中,他极力避免制造或介入此类悲剧。接近习仲勋的人士差不多有一个共同感受,在数次政治运动中,习仲勋保护过很多人,但除了极少数情况,并未听说他跟谁过不去。图为解放战争时期任西北军区政治委员的习仲勋与司令员贺龙(左)在西安。(来源:东方网综合)[!--empirenews.page--]|习仲勋不仅不整人,他对整过自己的人也不记仇、不报复。一件由长子习正宁讲述的往事是,习仲勋获得平反后,有一个在文革期间揭发他“反党”罪行的人写信向他求助。习仲勋不计前嫌,尽最大努力给予帮助。图为习仲勋早年照片。(来源:东方网综合)[!--empirenews.page--]|习仲勋性格里有绵软、宽厚的一面,但并不缺少执着、硬朗。当他在1942年写给中央的信中,斥责当时由康生主持的“挽救失足者”运动荒唐可笑时,他终又变成了那个在炮火中成长起来的热血战士。图为1980年5月,习仲勋、叶剑英、许世友、杨尚昆(由左至右)于广州珠岛宾馆留影。(来源:东方网综合)[!--empirenews.page--]|习仲勋是那种害怕党的政策被一只“左手”强力垄断的人。1947年冬天,这只强大的“左手”让解放区广泛进行的土地改革激进过了头,一些农村不加区别地把一切土地平分了,财产较多、生活较好的农民也成了土改对象,已转化为农民的旧地主富农又被拉出来斗争。这只“左手”甚至将在新政权中任职、家中缺乏劳力的公教人员也定成地主、富农。图为1980年春,习仲勋(右三)在广州向叶剑英(右二)、胡耀邦(右一)汇报。(来源:东方网综合)[!--empirenews.page--]| 1958年秋,习仲勋率领工作组到西北考察(他是受周恩来委派前往的),在甘肃看到敦煌县大办人民公社,实行一县一社,衣食住行、生老病死、入托上学“十包全供”。他忍不住批评起这种当时大行其道的分配制度:“人民公社的特点是‘一大二公’,但是,最大最公,也不能大到一县一社,也不能公到十包全供;最大最公,也不能由集体所有制一下变成全民所有制,更不能从社会主义一下跳到共产主义……”图为1987年9月,习仲勋为第一届中国艺术节开幕式剪彩。(来源:东方网综合)[!--empirenews.page--]|在习仲勋原本的人生轨迹里,做官似乎不是上上之选。“我的父亲是个心地非常善良的农民”,跟子女追忆过往时,习仲勋常这么说,他知恩图报,不管对象是谁。他常年身处最高层政治,但并没有离开地面。图为图为1989年2月10日习仲勋(中)在宝鸡视察。(来源:东方网综合)[!--empirenews.page--]|习仲勋少年时期就参加革命,搞过学运,拉过队伍,深知普通人和底层生活的活力。他交代下属要时常到大街上去倾听群众的呼声。上世纪80年代,他主政广东,能接到不少要求平反的信件和电话,但他对此并不满足,常让秘书贾延岩外出收集、抄写平反冤假错案的大字报。图为习仲勋(左二)唯一一次访美时和宋平(左一)参观夏威夷瓦胡岛的波利尼西亚文化中心。(来源:东方网综合)[!--empirenews.page--]|一天,贾延岩被一群披麻戴孝、悲愤不已的人贴出的大字报吸引,其中描述了事关数百条人命的血案。出于同情和义愤,这位秘书私下出主意叫他们到省委门口信访室直接申诉,结果招来同事的非议,说他感情用事,“一个领导的秘书不该叫百姓到省委闹事,影响多不好”。反倒是习仲勋鼓励他:“你没有做错。”图为习仲勋晚年照片。(来源:东方网综合)[!--empirenews.page--]|   又一次,群众来信反映,有的农民因没钱完成储蓄任务,跪在干部面前苦苦求情,还有人无力完成购买国债的任务而投井自杀。他拍案说:“我们共产党的干部如果站到了群众的对立面,小心群众用扁担抽你。国民党政权垮台教训正在于此。”这些见识与他的人格张力,正是11年后的今天,他被人们怀念的最重要原因。图为习仲勋故居。(来源:东方网综合)